后来

后来,我到了中国最西边的城市。霍尔果斯,可克达拉。在这个西部的边境城市里,除了孤独就是身心的痛苦。我始终是个孤独的人。

此时的我,左眼已经丧失掉了正常的视力。

后来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